悲劇英雄

    這是一個關于束縛與自由的故事,也是一個現實與理想的故事。

讀慣了西遊記式的曆盡艱險坎坷磨砺最終修成正果的傳統中國式大團圓結局,也看慣了現在中學生年青人眼中釋放壓力解放自我的良方妙計般的各色玄幻小說。但不論是其中的哪一種,小說中總有一位神通廣大無所不能的傳奇人物,能斬妖降魔,除惡衛道,並在尋求成功的道路中,總有那麽幾位願意慷慨相助,無私奉獻,合力塑造出一位傳奇英雄。

但這不是西遊記,不是玄幻小說,沒有各色閑雜人等,說是一出悲劇倒更合適。

這是《悟空傳》。

 

厭惡了電子時代閃爍雙眼的快餐式閱讀,在經曆了緊張的一個月之後,重又捧起了泛黃新鮮的紙質印刷讀本。將家中的書掃描一遍後,拿起了這本已讀過數遍的《悟空傳》。

看了《悟空傳》總會有一種空虛莫名的感動。現代人經曆慣了生離死別,一切的生長感情的環境都被冷酷的社會機械地破壞,我們只能把不屬于我們的感情往自己身上潑,自以爲這就是感情與感動,其實我們都已將自己深深地埋進了內心深處他人無法觸及的渺小角落,設置了重重保護,最後將一副永遠微笑的假面戴在臉上。

爲什麽我會寫下這些?玄奘就是這些話語最好的代名詞,不論是“正版”的《西遊記》,或是“惡搞”的大話西遊,玄奘永遠是一個讓人無法摸清的人物。他總是擺出一副諄諄教誨的慈善面目,似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孱弱和尚。但如果單是如此,他又有何魅力而言?一個普通人,又何德何能收伏了不可一世的孫悟空?

不可否認,觀音大士的緊箍兒起了莫大功勞。這比金箍還堅硬的物件,將一個驕傲、跋扈的妖王生生地囚住了,如同一座大山般,在困住孫悟空五百年後,再一次囚禁了他的靈魂。

這便是神仙的教化之道,越是無拘無束的,便越是要用萬鈞重壓;越是年少無知的,便越是要讓他痛苦害怕,直到天下全都是呼喊“我聽話了”的人爲止。

其次,是否真的根和尚本人毫無關系?莫不是和尚一心向善的虔誠感化了悟空?又或許這個膽小怕事的和尚真的可以抓到一個人心裏最軟弱的地方?

悟空的確被擊中了心裏最軟弱的地方,向往自由便是他的軟肋。當玄奘欺騙悟空那緊箍便是自由,戴上它便可無拘無束時,他毫無戒心,毅然接了過去。一代妖王就此隕落。

“從今天起,做個幸福的猴。劈柴、喂馬、周遊世界。

“從明天起,和每一個妖精通信,告訴他們我的幸福。

“我們去西遊吧,給每一條河,每一座山取一個溫暖的名字……”

驕傲的猴子變成了抒情詩人,春暖花開般的未來下,隱藏的是一顆已經死寂的心。曾經的黑暗、混沌的世界不見了,取而代之在他眼中浮現出的是一個溫暖、明亮、美好的世界。

——一個由神創造出的虛假的世界。

 

美麗的花果山,曾經團結熱情的妖界,在失去了其領導者之後,終于不複存在。一把大火將原來的伊甸園毀滅殆盡。神仙們對孫悟空恨之入骨,恨不能將其碎屍萬斷,永不得超生。當然,除了這些既怕他又恨他的神外,還有愛戴和擁護他,崇拜他的妖和仙——盡管那些所謂的仙,其實也都是有著一顆向往自由,渴望掙脫神仙們束縛的心。

佛祖們是卑劣的,他以一句輕描淡寫的“打下凡界”便約束了大部分的神仙。王母們是醜惡的,“世上最殘酷的刑罰,就是讓一個人失去他最心愛的東西,永遠”。

統治者們最愉快的遊戲,似乎永遠是欺壓、淩辱其臣民的精神靈魂。一旦有忤逆的苗頭出現,給予的便是毫不留情的打壓,以莫須有的罪名將一切叛敵除盡。

于是世界上便只剩下了被捋順了毛,萬般聽從教化的臣子們。這世上不再有反抗,不再有英雄,不再有傳說。只有一心向善,渴望成佛,踏進永生之門的信徒。就連悟空也不例外。

“還有這種東西?我倒想見見,是妖精就一棍打死,又可以加功德分。”

“功德?什麽東西。”

“你哪會懂,要成仙成佛全得靠這個。”

世上衆人全都渴望成仙,渴望登上成功的頂峰,成爲超脫衆人的存在。擁有皇帝般揮斥方遒,俾睨天下的能力。可殊不知,所有皇帝的祖輩,都出生于農民世家;所有皇帝可以指掌的地方,也都基于有最最基本,最最普通的土地和人民。

就好像神仙管所有像孫悟空這樣無法管,也不由神創造的東西全都有個名字,叫做——妖。可神是由天地而造,天地是由盤古而開。那盤古呢?或許也如孫悟空一般是從石頭裏蹦出來的罷。如此而言,盤古不是由神而造,那盤古豈不也是妖?那神仙豈不都是妖精造的?

可爲何神仙們對待人間如蝼蟻刍狗一般,而對盤古伏羲女娲卻視若真神明?

是否是因爲他們創造了世間,讓神仙們有了耀武揚威之地?原來真正能讓神仙們真心感謝的,僅僅是賦予他們權力的人,或者,根本僅僅是那掌控一切的權力。

 

孫悟空力圖學好武藝來改變這個世界,從此走上了成仙之路。

其實他原本的目的很簡單,也很單純,只是想延長自己的壽命。可在尋求成功的道路中,人人都克制不了自己,都免不去骨子裏的那一份沖動和滿腔熱血。可我們的道路不是由自己選擇的,冥冥之中早已有人在背後安排好了一切,所謂的改變自己的命運,不過是在命運所安排的允許的範圍內。一旦你超過這個界限,便會有一股強力將你送回原來的生活,甚至更加倒退,好使你遠離他們所設定的界限,無法影響他們獲得利益。

只有在獅子們填飽肚子後,鬣狗群才有資格分那微不足道的一杯羹。

這個道理很淺顯,可很多人只有在經曆了很多之後才會明白。悟空在見識了神仙們的醜惡之後,終于明白了這一點,砸煉丹爐、毀生死簿、奪定海針——做了所有一個惡人應做的事。

可神是不容侵犯的。此起彼伏,熱烈熱血的鬥爭裏,我只能看見一個倔強的小人被妥協小人按在地上狂揍。逼回文字裏,偶爾向外回眸,在紙上記錄下不願忘記的一些東西安慰自己。空洞又虛弱的呻吟,無論多熱血,卻都是棄了根基,只仿若空中樓閣。

    可悟空逐漸發現了,他原以爲很多事是可以靠力量來改變的,後來才發覺,反抗不過是徒增自己的痛苦,于是終于拜服在了神仙們的麾下,成爲了弼馬溫、齊天大聖,成爲了衆仙中的一員——盡管只是微不足道的一只仙。

悟空叛離了妖界,他終于擺脫了妖這個令人厭惡的名號,踏入了成功人士的領地。成了仙,終日惶惶不知所爲,歲月磨去了他的銳氣,滿腔熱血漸漸被澆滅了,冷了下去。他不再振臂高呼,不再帶領群妖奮起反抗,惰性在他的體內滋生蔓延開來,接受領導們下達的條條命令,搖尾撒歡地服從上級的命令,活在他人爲他創造的世界和安排的命運裏,清心寡欲地度過他應走過的平淡一生。

他應當學會如此,他應當如神一般,不許有如此多的惡心貪欲。給你的,你不接受可以,加倍貢獻奉還更可以,可不許多索取哪怕是一點兒。

 

“神不貪,爲何容不得一點兒對其不敬?神不惡,爲何要將地上千萬生靈命運,握于手中?”

神界的存在是基于人間的。靈魂是種子,人是莊稼,神只顧播下種子,莊稼們便會義無反顧,毫不猶豫地奮力生長,哪怕彼此間擠破了頭。人們漸漸産生出了自己的欲望,渴求得到哪些自己得不到的東西。越得不到,便越要爭鬥,越痛苦,便越是想要占有。人因痛苦而乞求神靈,所以神才成爲神。

九把刀在《歐陽盆栽》中說過,最高明的騙術,就是要讓你明知道在欺騙你,還要義無反顧地落入圈套。而人們也大都願意如此,爲了虛擬世界裏不切實際的東西而甘願奉獻出自己所擁有的。正因爲人對神有所需求,而神可以給予,所以神才受人敬仰。其實神所給予的,不過是人可以自己創造,卻不願動手獲取的東西。

若沒有人,或者沒有這些欲望,更或者人可以自己滿足這些欲望,那麽神也不複存在。神是不渴望人間安樂的。若是人間處處安樂,還要神做什麽?世間求告之人衆多,神不可能處處幫管。于是碰上了些正好解決的,便搖頭微笑,良心的不安並不能妨礙將功勞往自己身上堆。

 

文章末尾描寫了真假悟空之間的鬥爭,我們不妨就把假悟空看做欲望,這正是人性中善與惡,是與非,正義與邪惡,把握自我與隨波逐流之間的鬥爭,二者總是幾百個回合也分不出勝負。悟空總是看著那個頭上沒有金箍,身著草裙的假悟空想著自己是誰,哪個才是自己。而實際上那個假悟空才是其真正的、本質的體現。

欲望無窮盡,假悟空既要戰勝自我,又要保護心中所愛,自然就敗了。然而,當一個人舍棄了心中的欲望後,人格便不完整了。

所謂七情和六欲。有情方能成佛,成佛之後卻要舍棄七情六欲,六根清淨,可笑矣。

悟空毀滅了自己的欲望後,終于看透了這一場騙局。他要反抗,他要戰鬥,他要消滅這世間的佛。然而,他所擊中的,不過是一團泡影,一片空虛。佛是什麽,佛就是虛無,什麽都沒有了,原本一個有血有肉敢愛敢恨的人,在取得了世間最美妙的權力後,就完全消失在這個世界上了:親人不再,情感不再,終日青燈古佛,不再體會到人間疾苦,最後變成一座沒有靈魂的塑像。

西遊就是一場騙局。是衆神爲了消滅這個人間的反抗者而設下九九八十一難的局。

沒有人能打敗孫悟空,能打敗孫悟空的只有他自己。

擊敗一個人,首先要讓他懷疑自己,將自己看做是最大的敵人。神仙們正是看破了這一點,才降住了他,擊敗了他。

一起精心策劃的謀殺個性理想和感情的悲劇,寫得像一個皆大歡喜的喜劇。

以孫悟空爲典型代表的這樣一類人,其實在我們的生活中也偶爾會見到。他們爲數不多,能幹聰慧,性情直爽,他們深受一些人的愛戴、尊敬,還有羨慕。但總還有這樣一群人,他們企圖一手遮天,處處排除,他們視德才兼備的悟空們爲眼中釘,肉中刺,生怕一不留神,拿捏不緊,他們會竄上來,搶奪自己的地位與權利。

悟空們在這種環境中于是分成了兩類。一部分人深知高處不勝寒,耐不住那樣苦撐的孤苦,于是退了下來,撈得個弼馬溫齊天大聖這樣的下仙職位,過起平庸而安穩的生活。

而另一部分便是那大鬧天宮戰鬥到死的妖猴。他們不要束縛,他們想要遵循自己的欲望生活。可現實不允許他們這麽做,每個人都必須要遵循現實,遵從社會法則。

孫悟空是英雄,可也不了末路。未來的經書上只會書寫那成佛的悟空。魔王不再。

但在外界強壓之下,我們是否可以做點什麽?最起碼,我們要在自己的內心點燃起戰鬥的欲望火焰。欲望帶來了希望,有了希望,才有了奮鬥的勇氣。

因爲每個人心中都曾有一個孫悟空,都曾有過一段“孫悟空情結”。

最後引用一段文章中頗爲霸氣的句子作爲結尾。

 

我要這天,再遮不住我眼;要這地,再埋不了我心;

要這衆生,都明白我意;要那諸佛,都煙消雲散!

 

發表評論 (0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