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點浩然氣,千裏快哉風——讀《蘇東坡傳》有感

我根本無法描述出蘇東坡,描述他,如此用畫筆概括出自然之美,無從下手,不知所措。

我曾以爲他是才華橫溢的詩人,也曾以爲他是愛民如子的好官,而如今,這些本以爲可以概括蘇東坡的詞彙卻淹沒在了他人生的汪洋中,他實在過于偉岸,那無意中展露的才華,對于他或許只是芥子般的渺小,而後人觀之,卻感同須彌,我想,我們是看不透他的,即便是林語堂這般的國學大師寫出的《蘇東坡傳》也僅僅是讓我們感受到東坡居士在時代潮流中不可抹滅的存在感。

如此多人發問:“爲何蘇東坡在他的時代常常不被人接受?”又有如此多人蜂擁而上地回答:“先進的思想總是超越它所處的年代,唯有世界不斷發展,它才會被接受。”我想,如此古板的大道理是不可能適用于蘇東坡的,事實上,曆史上許多的存在也是根本就無法解釋的,死去的文明不可能完整的複原,曾經的大詩人也無法將其靈魂複制給如今或者未來的任何一個人,用米蘭.昆德拉的一句話說:“事物存在的模樣已不複存在,它的還原是不可能的。”就算真實的蘇東坡真實地處于我們的時代,他也一樣會做自己想做的事,也一樣不會被人真正理解。他也應當不被理解,正如我們無法完全地領略自然。

在未觀完全書的情況下讓我落筆成文,我實在是很慚愧的,不懂裝懂我裝不出來,只求寫出我真實所窺見的,即使錯得不堪入目倒也是心中釋然,一笑而過。

我終究覺得蘇東坡是一個多種高尚靈魂的結合體,在德法,許多哲學家、思想家或許也同樣如此,結合程度比之東坡還能更勝一籌,但區別在于,他們各式各樣的靈魂攪得他們日夜不得安甯,雖誕生出深奧的思想産物,但終歸與一個瘋子別無異樣,他們無法承受人格分裂帶給他們的躁亂與偏激。而蘇東坡卻安然憩于樹下,靜享天地靈氣,這如同大自然般能夠包容一切,並融會貫通的品質,賦予他享受各種靈魂的權利,于入世的態度中體會到煩惱,便面不改色從容不迫地轉變爲出世的態度,體驗一番出離的淡然,若稍感孤寂,又拍拍烏紗帽繼續當他的小官,像這樣能夠自由地操控人生,古今中外,能有幾人?

無人能否定他絕高的智慧,但智慧卻讓他“無知,非愚昧之意的無知,也非昆德拉筆下的無知,而是一種站在制高點對俗世的無知,就如同上帝不了解,凡人爲何要追求金錢名利一般,蘇東坡也正是因爲站得太高,而不知人世的險惡,他永遠無法看透一個人內心的低下與邪惡,卻總是將那人的優點概括一切,境界過高,似乎一切都不能評定爲黑暗,他的內心只是純粹地熱愛生活,可憐百姓疾苦,他不懼人,亦不恨人,所以一生仕途崎岖,顛沛流離,好在他是蘇東坡,生命之輕重他具能承受。

最後,我不得不提的是他的力量,那種無時無刻不從內心根源處散發出的力量,如果尼采的力量如同太陽般熾熱,那麽蘇東坡的力量是無形的或隱藏于山水溪泉中,或彌漫 在一葉扁舟蕩出的波紋裏,這個也唯有“天性自然”四個字能夠解釋得通了,他的力量全部來源于他對生活的熱愛,世間無一物可以阻止他去熱愛,一切的煩惱,都被他“如蠅在食,吐之方快”了,也因如此,他生命的一切活力永不停息地流淌于他的整個人生中。東坡一世,勝似千秋萬載。

世間再無蘇東坡!

發表評論 (0條)